會館產業

Property

1888年 (光緒14年)以前,州府(馬來西亞政府)尚沒有設立管理華人事務的官方部門或官員。故此眾先賢發起創建會館,以聯絡鄉誼,排難解紛,解決華人社會的問題。經提呈而獲當時雪州參政司瑞南的批准。

在先賢及廣肇兩府同鄉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更得先賢趙煜先生的捐錢獻地,同心協力苦心經營之下,終於在1888年(光緒14年),一幢巍峨壯嚴古色古香的廣肇會館紮根在吉隆坡的土地上,見證華裔在這塊土地上,血與淚的奮鬥史。

吉隆坡廣肇會館即現在的雪隆廣肇會館,初期又稱“大公司”,尤因會館的大堂上,供奉[關帝帝君]之故,隨後以至現在,大家都習慣稱為“關帝廟”,而不知它實為[廣肇會館]。

在籌建會館當時,亦曾向先賢趙煜先生免利息借出九千餘元,其後努力籌謀,積蓄還清,並添置產業。

在1906年(光緒32年)至1910年(宣統2年),5年當中,共改建了3間店舖(安邦路和老北塞店舖)。在籌備建費時,會館並沒有足夠的經費,而經常向富有者如東興隆(東主陸佑先生)等借出,隨後以收租還清借款。眾先賢為會館的苦心與貢獻,奠下了往後的百年基石,誠足為後人景仰。

以下為當時籌建與置業的原文引證記錄:
查光緒卅三年(1907年)九月初四議案錄,登記代理人陸秋傑手存本會館呀蘭9張,計本會館4張,計本會館4張,二公司,正和號,新合興,商務局,美順館各1張,再根據歷年議案登記上產業之經過:

關帝廟 168, Jalan Tun H. S. Lee, 50000 KL.廣肇會館會所 – 籌建經過以及進伙後8年當中,有無修改原來圖樣,無從稽考。根據議案在光緒廿二年(1896年),有登記將會館內外薝口木柱7對,政換石柱,至民國元年修整會館,並將巡廊兩邊換瓦面,至民國十三年將後廚房拆去改建,並將大部分加建一層,放置用具,又將兩邊襯祠前廊開窗口,改橫門口,大堂前薝兩邊企陽拆開鑲玻璃,在後復將兩附祠前座天井用玻璃遮蓋,後座爐灶拆去,但歷年雖常加修理,而對於原來圖樣,驚無大變更。properties01
Wisma Kwong Siew- 147-149, Jalan Tun H. S. Lee, 50000 KL.
廣肇會館會所 – 籌建經過以及進伙後8年當中,有無修改原來圖樣,無從稽考。根據議案在光緒廿二年(1896年),有登記將會館內外薝口木柱7對,政換石柱,至民國元年修整會館,並將巡廊兩邊換瓦面,至民國十三年將後廚房拆去改建,並將大部分加建一層,放置用具,又將兩邊襯祠前廊開窗口,改橫門口,大堂前薝兩邊企陽拆開鑲玻璃,在後復將兩附祠前座天井用玻璃遮蓋,後座爐灶拆去,但歷年雖常加修理,而對於原來圖樣,驚無大變更。
properties02
170, Jalan Tun H. S. Lee, 50000 KL.
4 & 6, Lorong Drury, 50000 KL.
諧街170號及道理巷4號&6號之舖 – 原是本館左邊之破舊屋宇,在光緒卅四年(1908年)開會議決建舖三間,由何謙榮投票承建,連工包料共一萬零七百五十元,在民國16年據陳占梅調查報告,188號(過去是租與最樂劇團和南洋藥房) 一間過,三座深,一號屋式,無住房,磚牆瓦天面木樓板,一層樓。道理巷12號,一間過,一座深,一號屋式,全間住房十間,磚牆瓦天面,木樓板,一層樓。道理巷13號,一間過,一座深,一號屋式,全間住房九間,磚牆瓦天面,木樓板,二層樓。
properties03
23, Medan Pasar, 50050 KL.
老北塞廿三號 – 在光緒卅三年(1907年)以前,原租與正和號,但是政府手置為開路之用,過後政府不要。而本會亦以該舖不穩固,即於光緒卅四年議決改建,由梁瑞南號南生投票承建,連工包料共九千一百元,在民國十六年據陳占梅君調查報告,該舖為一間過,一座深,一號屋式,全間無人住房,磚牆三合土平天面,木樓板,四層樓。1998年,特別會員大會通過,以定期存款作抵押,向太平銀行(Pacific Bank) 透支15萬元,供裝修23,Medan Pasar之產業。
properties04
安邦律13號及15號 – 原是廣肇二公司,為寄放先人骸骨及主位之用。在宣統年(1909年)開會議決將主位遷至大公司(即現在的關帝廟)側邊之屋,同時標貼長紅(通告)通知寄放先人骸骨卅四付之親屬,限期領回,逾期不領,即代遷往大伯公山安葬,結果除領回外,尚有十九名先人骸骨,轉用金塔遷葬於大伯公山廣肇二公司山(即現在的廣肇總墳)之右邊西南向東北,其姓名附列於總墳篇內。在民國十六年據陳占梅君調查報告,該舖為一間過,兩座深,一號屋式,全間住房一間,磚牆瓦天面木樓板,二層樓。1944年日本佔領馬來亞時期,因日軍催納奉納金及社團財產捐約達十萬元有奇,爰將13號門牌之店舖沽去,得日軍票十萬零五十元。

 

[top]